超爸的生產奇蹟見證

“宝宝,你終於來了!”

9月8號晚上10:12分,在我們家的浴室,老婆從我手中接過剛剛出生的宝宝,放鬆地說了這句話。而跪在老婆身後之稱的我,則在這一刻見證了兩個神蹟。我比大部分的男生來得幸運,因為我的女兒離開媽媽身體後,就直接掉入我的手上,哇哇哇的哭。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一刻,一個新生命就這樣墜入我的手掌心 - 滑溜溜的身體,輕巧的四肢,以及那清脆冠天的哭聲。。。這些,就是宝宝給我的第一個印象,也是我當晚見證的第一個奇蹟。

奇蹟一

之前, 我們並沒有決定在家生產,因此也沒有做好在家生的準備。在懷孕五個月時第一次認識Soo Wai Han,以及閱讀了<HypnoBirthing- The Mongan Method>這本書後, 我曾躍躍欲試地向老婆提議, 但老婆以“ 第一胎別太冒險”為由拒絕了以後, 我們就沒有作任何在家生產的準備。當然, 我曾經答應我老婆, 我會認真學習到自己有能力在家接生的程度。因此, 理論上是準備好的, 但實質上以及心理上都: 完全沒有準備!

6/9 (二) 早上起床,老婆说宫缩有点厉害,不去上班。于是提前找医生 (Dr Haw Wan Lye) 复诊。如往常一样,问问诊,聊聊生产时的注意事项,以及要求医生签署我们准备的生产方案,然后回家。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假宫缩!“ 我们想。。

那一整天,老婆經歷了不規律的宮縮;我則如往常一樣, 下班回來, 煮飯吃飯, 工作睡覺去。

当晚,老婆宫缩愈发激烈,在用了各种放松方法后,天也亮了,老婆决定依然不去上班。除了必要的采购外,我们决定在家等晓磐!

正如预期,老婆在晚上开始受不了,十分钟宫缩一次。宫缩越来越强,间隔时间越来越短。就这样两只熊猫折腾到星期四的凌晨。在WaiHan隔空提醒下,老婆通过了一项项测试。我们以为晓磐要到了,于是拿了大包小包,yoga ball等。。。就在引擎發動的那一刻, 老婆的宮縮減緩了。到了醫院後, 所有的跡象都完全不見了。冷冰冰的產房。護士檢查了以後說: “只開了兩公分, 醫生說你們可以先回家。”

我猜測這是因為分心準備去醫院而打斷了生產的程序 (事後發現老婆也這麼認為)。一回到家, 宮縮又慢慢地增強。每幾分鐘, 我就必須要去幫老婆按摩, 舒緩宮縮的壓力。然後用那幾分鐘的空檔, 我準備午餐, 食用飲料, 零食等。就像是前兩天一樣,漫長又煎熬。傍晚六點, 正當我煮好晚餐, 準備再打一天的持久戰時,老婆叫我別再煮了,把窗簾關上, 打電話給Wai Han請她過來。這時我察覺到老婆已經有點不耐煩,但是依然沒有想到宝宝快要來了。

終於,八點左右, Soo Wai Han像天使般降臨了。我狼狽地開了門,簡單的報告了狀況。這時, 她跟老婆都知道宝宝快來了,只有我不知道, 因為我一直認為待會半夜才要去醫院。。。所以說, 再多的學習, 也需要臨場反應的配合。八點到十點, 我們在Wai Han的建議下轉換了不同的姿勢 - 從沙發旁, 到床邊, 馬桶, 蹲在浴室, 到趴在Yoga ball 上。

老婆在WaiHan的引導下,慢慢掌握配合宮縮的呼吸與呻吟的節奏。根據老婆事後回報, Wai Han的溫柔扶持對生產的進程以及疼痛度有很大的幫助。我曾經東施效顰的抱著老婆, 像Wai Han一樣提醒她呼氣,但是由於我感受不到宮縮,所以下場是被趕走! 然後繼續遞茶, 按摩。。。

不知為何,我當時依舊認為這是舒緩的協助,而沒有準備在家接生的打算。唯有在移動進浴室時,Wai Han 很調皮的說了一句: “別說我不提醒,現在不去醫院就來不及了。。。”

我才驚覺: 啊! 宝宝真的要來了??!!!

“出來了,出來了!!” 我叫到。

“還沒啦。。。水袋而已。。。” Wai Han 說。

就這樣, 我看著宝宝的水袋出來,然後在幾次宮縮,我看到了頭髮在胎膜內。然後,我看到了粉紅色的頭皮!!! (天啊!! 我的女兒要來了??!!)
伴隨著老婆的呻吟,我看著那小小的腦袋很努力地往外擠,但她彷彿怕傷了媽媽似的,每一次只擠出一點點。。。

這時候,宮縮的頻率慢慢降低,但是每一次卻是更強而且更有力往外推擠。我在旁邊的工作就是:
一: 支撐老婆的身體, 讓她以最舒服的姿勢來配合宮縮
二: 遞飲料

看著老婆的呻吟越來越重, 而那粉紅色的頭皮則越來越大片。當時,整個世界的時間彷彿都停止了。全神貫注地看著老婆,以及那即將到來的小不點。終於,她整個頭出來了,卡在產道口。

“天啊, 這是我的小寶貝!!”

我看到她五官被胎膜拉扯變形的模樣,眼睛緊閉,但是很安詳。我知道,只需要再一次宮縮,寶貝的一個華麗轉身,我們就大功告成了。我伸手去等待我小天使的到來。終於,她身子微微一侧,胎膜被擠破,她就這樣穩穩地落入我的手中! 幾乎同一時間,她以洪亮的哭聲,宣告了她自己的降臨。她那滑溜溜的身子,微微擺動的四肢,以及那連結她身體的臍帶。。 總之,關於她的所有一切,都是我對奇蹟的見證! 我並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但那一刻,我體驗到了神聖的力量。。。

奇蹟二

在把宝宝接穩後,我把她遞給跪在我前面的妻子,因為第一時間的接觸對母女倆都是非常重要的。她的臉被胎膜包著。 輕輕撥開后,在老婆把宝宝接穩, 專心地逗她時, 我發現了一個不尋常的狀況!! 我老婆下體的血, 就像是沒有關緊的水龍頭一樣流出來!!

我抬頭看老婆,老婆若無其事地逗宝宝,就在我快哭出來的那一刻, Wai Han打了一個提醒我冷靜的脸色,然後提醒我老婆冥想:  關水龍! 這时,我也強忍我的緊張,從後摟著妻子的肩膀,請她放鬆, 請她冥想關水龍頭,止血。

這是我當晚見證到的第二個奇蹟 - 因為就在我語音剛剛完畢的同時,老婆下體的血逐渐開始越變越少,然後,慢慢地變成一滴滴的滴下來。這時, 我發現我全身都在發抖。。。我發現我非常的害怕。。。借著出來煮水的藉口,一離開老婆的視線,我就嚇得快站不起來了。跪在房間門口足足一分鐘之久,我才能壓抑住心中的恐懼,去安頓老婆、女兒。

然後我們打電話給Doctor Haw,向他報告宝宝降臨了。他建議我們隔天門診才去找他。但是由於老婆有點暈眩,因此我們決定叫救護車。晚上十二點,救護車抵達。兩點多,我們才上了車去了醫院。不管是跟車的護士,還是急診室裡的醫生,都對我們在家生產覺得意外。而更意外的是,我老婆的血壓等一切正常,而且會陰幾乎沒有撕裂!! 大家都在讚嘆我的勇敢,以及老婆身體狀況意外好的當兒,我則一直在感激溫柔生產。是這套方法造就了奇蹟。

思想的強大

我從禮拜二開始, 就陪著老婆宮縮,三天三夜都沒好好休息,一直彎腰去幫忙按摩盆骨。。。我累得全身骨頭都快散掉了! 但是,在這三天四夜 (第一晚的宮縮老婆沒有叫醒我) 老婆除了比我還累以外,還必須承受著不適與擔心。我一直向老婆說,我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承擔你的一部分,因為夫妻本就應該互相扶持的。

這一次生產經歷,讓我看到了思想的強大(止血),生命的美妙,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懷與無私(Wai Han 跟Doctor Haw等。)

這一次生產經歷,是我所經歷過最美妙的經驗,也是最觸動心靈的經驗(沒有‘之一’)!

九個月的懷孕期,以及三天三夜的生產期,要感謝的人事物實在太多了。懷孕路上遇到拔刀相助的也還真不少!!不管是物品上,精神上,還是知識上的幫忙。我無法把那份感動寫下,但我會好好的珍惜這份心意,並樂意地幫助所有我能幫助的人。

這一次,我體驗到了愛。。。

老婆、宝宝,我愛你們!!!

後記

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會如此執著地尋找並學習自然生產方法,主要原因有兩個: 第一,對老婆的疼愛;第二,年輕時聽到媽媽生自己時不願意地被醫生昏迷、剖腹。小時候看到媽媽肚皮上那長長的“蜈蚣”等等所種下的不安與恐懼。

雖然當時不自覺,但是我想我潛意識內一定曾暗下決心:我不能讓我妻子蒙受跟我媽媽一樣的苦! 更不能讓她像我媽一樣,帶著這個遺憾一輩子!可以的話,我希望我能做時光機回去找到待產時的媽媽,跟她分享我的經歷。

最後我想,所有的男人都不該讓自己的摯愛自己去面對這種莫名的恐懼。我們除了陪在身邊,應該還可以也需要做更多的事。做為一個男人,絕對絕對不能辜負這兩個用生命替你生孩子的妻子以及以生命來生你養你的媽媽。

- 超爸 (Sept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