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lyn Lee亲手迎接随胎膜出世的宝宝 - VBAC自助居家水中温柔生产故事

第一胎在没有尝试过什么叫宫缩的感觉就被提早安排入院,刺穿羊水,吊水催生,八个小时后医生说羊水流了太长时间,而且肚子没有反应,就被推进手术室紧急剖腹产下大女儿。

后来有幸接触到催眠分娩方式课程,而且身边越来越多朋友都选择了这种生产方式,即没有医疗介入,药物注射,甚至剪会阴。只要确保妈妈的身体健康状况是良好的,都可以通过自身的催眠作用和正确的呼吸方法跟宝宝的沟通来让生产在最自然最舒服的情况下发生。

所以在怀了第二胎后,我们就决定寻找支持温柔生产的医生。只可惜刚好在我要生产的前几个月,医生因为健康理由暂时不能再提产妇接生,所以唯有临时寻求其他的医生。但是,由于我是vbac妈咪,加上当时肚子里三十周的宝宝有点超重的迹象,几乎没有一个医生愿意让我自己产,更别提温柔分娩。

日子倒数中,期待你来我们家但是由于之前做了很多的功课,听取了很多成功的例子,甚至因为深深相信大自然的定律,所以我们决定这一次在家里水中温柔生产。所以最后一次做产检是三十周,就完全凭自己的意志和力量跟宝宝沟通联系直到第四十一周。这一次竟然没有像第一胎那样对生产有恐惧,反而我是多么期待宫缩的到来,生产的莅临来迎接我的小宝宝。

宝宝终于在第四十一周第三天的凌晨五点钟有所反应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宫缩的感觉,一阵阵的感觉让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于是马上叫醒老公,老公先将我安顿好在客厅里听着rainbow CD,吃点简单的早餐,然后自己就去煲水准备水中生产的泳池。

我的宫缩从凌晨五点多的每十五分钟左右开始,而且开始有来红的迹象。可是宫缩的感觉直到中午了还是维持在十五分钟左右,没有前进的感觉。由于在自己家中,所以我还是可以来去自如,陪着女儿看书玩耍。中午老公还去外头打包咖喱饭给我吃,为了加强宫缩的频繁。

午餐后不久,开始不太能走路了,会觉得下体越来越重,而宫缩也介于五分钟左右。于是就换了泳衣在下午五点前就下水了,配合正确的呼吸方法,加上老公和女儿都轮流跟我做着light touch massage,确实舒缓了宫缩的感觉。

萱跟我做着light touch massage     争取时间休息   

我尝试了多种生产姿势以确定哪一个更舒服,而我也似乎感觉到宝宝的头到了产道的阶段。从下午六点多开始,老公更是全程握着我的手不放,一起感受着宫缩的节奏,女儿更一直陪伴在泳池旁见证着这个生产过程。

 萱与我一起在水池待产     宫缩频繁出现了

最后我是以跪着的方式来迎接宝宝,当宝宝的头终于出来后,肩膀的部分在短短几分钟内也跟着慢慢出来,这个时候老公就放开了我的手,准备去接宝宝,避免在我们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宝宝浮出水面。而当宝宝的肩膀成功出来后,整个身体就好像鱼一样从我的产道滑出来的感觉。

4.2kg小王子面世了,由我自己亲手接着他的到来老公说,那一刻他赶紧看时钟却确定宝宝出世的时间,而我赶快坐好在水中,看见宝宝在水里好像包在一个袋子里一样,我兴奋得赶快用双手抱着他出水面,一浮出水面时就好像气球一样轻轻爆开一样,瞬间宝宝的身体好像膨胀了点一样。原来是en caul birth,一切发生得太快,我们都还搞不清状况,更来不及用照相机镜头记录下来。尽管如此,我相信这一切美妙的时刻,已经深深烙印在我们一家三口的脑海里。当时原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我抓着老公的手长达两个小时,但是我却还以为半个多小时而已。

我抱起宝宝以后,第一时间放在我的胸前,skin-to-skin bonding,宝宝很镇定很舒服地躺着,没有哭闹和挣扎,过了几秒,才微微发出声音,听着他的呼吸声,而女儿更在身边感动得一直哭,还说我的弟弟,我的弟弟,妈咪我很感动。突然觉得全世界在这一秒都停顿了,一切是那么的美好,而我是那么的幸福和,我们一家四口紧紧相拥在泳池边。

生产其实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惧和害怕,当初没有医生太愿意替我自然接生,因为说我是高龄VBAC妈咪,加上是巨婴,但是最后还是证明了我在没有任何医药和医疗情况下成功把4.255公斤的宝宝在家里水中生产。

皓宇跟大家问好     姐弟俩

-- Jaclyn Lee (March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