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celyn的居家水中莲花生产故事

缘起

3.5kg Baby Ee Yang在刚开始怀孕时朋友就加我去The Gentle Birthing Group Malaysia。 在那里学到很多也看到很多妈妈选择原始自然温柔的生产方式。其实在很多年前就曾经在杂志上阅读过Wai Han 的自助居家莲花生产,直到上了Wai Han 的课程才记起是她。我一直都是希望能选择自己要的方式来生产,所以在怀孕时就上网查询相关资料以及做好准备。

刚开始老公一听说我想在家生,他的反应绝对是非常抗拒的。他认为第一胎在医院生产会比较“安全”,至少有什么紧急状况时还有个医生在身边,而且医院的设备较完整。

對我而言,想要拥有自由、自主权而又温柔的生产方式,还有减少不必要的医疗介入及干扰,在找不到适合的妇科医生支持的情况下,在家生产是比较没有压力也最适合我。我告诉老公我希望第一胎就有很美好的生产经验,这也是另一个选择在家生产的原因。

游说了他好几个月他才决定让我在家水中生产,可是态度也是有点不理不睬。要我独自一人把所有要准备的资料消化掉,比如要买些什么做什么,都是自己一人决定了再和他商量。

当我们把想法和小姑说时,她建议最好去上Wai Han 的课,但是老公就认为不需要。为了能让自己有更大的信心及了解的更多,我说服了老公和我一起去上课。时间非常的匆促,决定做得很唐突,因为我在怀孕39周才去上催眠生产课程。

十天前 - 9月5日

SMS Wai Han 问她在近期有没有可能安排空位给我们两夫妇去上课,因为预产期(16/09)已经很接近,她就安排了周六日中英合拼的三堂课给我。很高兴Wai Han愿意安排时间就在当晚会见我们,聊了很久也解答了我们很多疑问。回家和老公再三商量,就给waihan答复说确定会去上课。

对于家人,我还是有所保留。不希望吓着老人家,所以决定在家生产这件事,只有我们两夫妻,小姑还有远在英国进修的二姐知道。

刚刚好的水池我们俩就在这两个星期里,维修了楼上厕所的热水器,去Toy'R'Us买水池。回到家后老公就说,试试看水池放不放得下。水池刚刚好放的下,霸占了整间浴室。

9月7日 ​与8日 (39周)

上课获益良多,对于HypnoBirthing了解的比之前更多。上完课老公就说:“在家生,没问题啦。” 其实在一个星期前(国庆日),老公骑机车发生了意外,断了锁骨。所以,在家生产如果没有其他人在身旁帮忙,应该有少许困难。小姑刚好会在下星期,我预产期前回来,也许这姑姑能见证宝贝外甥的诞生呢!

9月11日,星期三

这是我最后一次的产检,我并没有告诉我的妇科医生我选择在家生。医生一看到我就问:“还没生啊?”,然后就说要看看子宫颈开了多少。我望了老公一眼,他就告诉医生说不需要。医生也没怎样就说:“如果不要没关系,那我们就看看宝宝。” 照完超音波后,我就询问医生确定一下胎儿目前的位置,他说一切很好,随时可以生了,胎儿已经有3.1公斤。如果还没有动静,一星期后再回来。医生只是提醒我破水或来红了就直接进院。

9月12日,星期四

我还是照常去上班。我的工作性质很需要常走动。虽然挺着肚子很不方便,但是我却非常享受这样的工作环境。周遭的朋友,同事以及顾客看到我时都会问:“什么时候会生呀?”,我总是回答说:“宝宝在等妈妈把手头上的工作安排好就会出来了。”

9月13日,星期五

放工后 - 正式待产了!今天是我产前最后一天上班,这个时候的我也没有感到异常,只是假性宫缩越来越频密了。

我没有提前拿产假,两个星期前已经安排了这个周末就是我的休息日,星期一又是公共假期,希望孩子会在我休息的这几天来报到,如果没有的话我的产假也会从17日开始。在知道我的时间表后我就一直和宝宝说:“就让妈妈做到13号,过后你就可以自己选时间出来了。”

睡前瑜伽!终于,今天起就可以开始迎接宝贝的到来!

9月14日,星期六

还是没什么动静。之前老公说要和我拍孕照(都几周了现在才要来拍?)他送我去上瑜伽课,然后就自己去买些拍照要用的布料。因为上个星期去了Wai Han的课,所以老师不知道我今天会去上课。

10点:当他看到我时很惊讶的说:“我以为你生了!“ 我笑笑说:”还没啦,也许今天是最后一堂课了,预产期是星期一嘛!“ 不过今天这堂课感觉比之前更吃力了,做kegel exercise 时腹部时不时就紧绷非常的不舒服,呼吸及动作都要比之前更缓慢。12点左右上完课,和老师说:”如果还没生,下星期我会再来!“

12点:老公来接我,我们就去附近吃午餐然后就回家。回家后就在房间开始拍照,拍照期间,肚子开始有点不舒服,也不懂该怎样形容。不规律的宫缩来时我就坐在大球上做旋转,希望能舒缓一下。大约一小时后上厕时就看到原来已经来红了,就告诉老公难怪肚子一直很不舒服。那么巧小姑发短讯说刚从JB到家婆家。我们会心一笑,这宝贝还真会选时间,他是在等姑姑呢!

晚饭后,我就一直跑厕所看看什么状况,mucus plug discharge 越来越多,然后就小小声告诉小姑已经落红,应该就这一两天了。过后我们两夫妇带着小姑的两位外甥去Jusco喝咖啡去了,心想多走动走动可以帮助顺产呢!回到家婆家,小聊一会儿直到12点多我们才离开。

9月15日,星期日 (40周)

凌晨1点30分:在回家路途和老公说肚子有点饿,然后我们就去家附近的印度店吃印度煎饼。

凌晨3点:回到家已经很疲倦了,我们俩梳洗完后就寝了。

凌晨4点:被宫缩吓醒,起来看看时间,继续睡觉。

5点左右:又被宫缩吵醒,看看还在睡觉的老公,心想没那么快吧,然后又继续睡觉。

6点30分:已经连续几次被不规律的宫缩弄醒没了睡意,把老公叫醒让他帮忙算宫缩。在一小时里,平均8分钟一次,维持2分钟。就这样老公睡眼惺忪的起身去准备水池,装水。

8点36分:传简讯通知Wai Han昨晚已经落红了。
她回复:”很好!不需要读书了,哈哈。“
她说8分钟还早,叫我吃点东西,喝水及多休息。还有提醒我在宫缩来时呼吸,呼吸给宝宝。

在这期间,宫缩一次比一次更久,更激烈。我就在厕所房间两边走,在水池待了蛮久发觉还是没什么进展就会起身坐在马桶上,要不然就进房间坐在大球上。

中午12点:老公准备了一些饼干和水给我补充体力。多数时间都在水里休息,水温和浮力老公就忙进忙出的把水加热,帮忙换水。

下午2点30分左右:小姑一家到了,带了点食物给我。那时老公要我回房里休息,就在床上进食,宫缩越来越频密,来时我会告诉老公,然后他就会帮我按摩来减轻那不舒服感。

就这样又过了几个小时,我已经没去注意时间了。只记得当时很长时间都在水里,然后就一直会有感觉要‘push’,身边的两位提醒我不能push,呼吸,深呼吸。可是那股推动力不是来自我呀,我不能控制。

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在破水前宝宝很大力的在右边踢了一下,那个位置是平时都会在踢的。心想从昨晚都没什么感觉到胎动了。踢的那一下,好像是告诉我他很好很努力的要出来了。

我的羊胎水是在水里破的,就在非常频密的宫缩时,我听到‘pop'的一声,就和老公和小姑说应该是破水了。到后来,体力有点不支了,已经不懂的怎样运用呼吸法,加上老公肩上有伤无法支撑我让我更换姿势来舒缓宫缩的不舒服。当下已经无法思考,不知道还可以做些什么。唯有叫老公打给Wai Han,问她能不能过来家里。

傍晚5点30分左右:Wai Han抵达了,了解我的状况后她说宝宝已经非常的靠近,她非常温和地指导我,要我尝试不同而又比较舒服的姿势,帮我按摩背部,教我如何把呼吸呼给宝宝,让宝宝自己出来。规律性宫缩越来越强,宝宝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宫缩后,越来越靠近了。当Wai Han拿着镜子要我看看水里隐隐约约宝宝的头发时,心情也比较轻松了。

总于见面了!傍晚6点30分左右:在一次强烈的宫缩后宝宝的头出来了,摸着他的头那种感觉很奇妙,疲惫感全没了。就在接下来的宫缩,身体也跟着滑出来了。然后就看着孩子在水里转了上来,眼睛开着的,那一幕永远都忘不了。Wai Han就提醒老公看时钟,宣布时间后我才把宝宝从水里抱起来放到我怀里,哇~哭声好响亮!Wai Han说,灯光太亮了,这时老公才记起要关灯。感受着第一次与宝宝的肌肤接触,这仅有的时刻绝非笔墨能形容。

大约过了十分钟,胎盘还没出来。Wai Han提议去坐马桶,坐在马桶上就push了一下,胎盘也出来了。在胎盘产出来的那瞬间,我记得我说我很晕然后就一片黑暗晕倒了。

第一次哺乳我挣扎着把眼睛睁开,可是一直睁不开,隐隐约约听到很多把声音在叫我~
慢慢的我才恢复意识,然后喝了几口热饮后,老公和Wai Han就把我扶到房间让我休息。我想我是太累,加上没什么进食和失血导致晕倒。老公说,他没想到生产后会发生这样的事,让他有点措手不及。幸好当时Wai Han在,才不至于手忙脚乱。

伟大的爸爸非常感谢Wai Han的到来,虽然课程上的有点晚了,但获益良多。呼吸法都还没练习好,孩子就来报到了!幸亏有她在身旁耐心的指导!

更感谢老公的全程陪伴与支持,孩子的姑姑也见证了这历史性的一刻,因为有你们,我才能顺利完成在家水中生产的愿望。

 

两个月~ 等待生产的过程虽然很漫长,但看着孩子出世的那份感动至今却无法忘怀。

 

- Jocelyn Gan (Sept 2013)

后记: 莲花生产

脐带第二天中午就开始干了      三天後,脐带干了。护士来家里做检查时我們才剪脐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