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celyn的走廊生产记

走廊生产记

兄妹俩,爱笑的小宝贝第一胎是居家水中生产,由于产后胎盘产出后出现晕倒的情况,老公担心这一胎也会有同样的状况,加上为了不让家人操心,就说第二胎在医院生吧!因为是第二胎,比之前有更多的时间找资料,在无意中就看到Dr Tan Ee Ping 是有做催眠分娩的,还有因为之前是在水中生产,所以希望这次也能用同样的生产方式来迎接宝宝。

我的预产期是在3月1日,当时我就和老公说『和你的生日差一天耶!』(老公的生日在3月2日),那时起就常常和宝宝沟通希望宝宝能选择和爸爸在同一天生日。

刚开始我是在家附近的妇科产检,直到大约五个月左右才转换去Dr Tan 的诊所。一开始那里的护士问我是来询问第二意见还是选择在这里产检。

10月22日 (21周2天)

第一次在Dr Tan 诊所产检,有和她提起第一胎是在家水中生产,那时因为失血晕倒了,所以这一胎决定在医院,也给她知道为什么会选择她接生。

在怀第一胎时没有找到一位医生能够支持我想要的生产方式,也因为她本身是催眠生产导师,所以压力没那么大,对她有绝对的信心。

在第二次产检时,医生再次问到为什么这一胎会选择在医院?她说她有几个patient第一胎是在家生,第二胎就找她接生,可是大多数后来还是在家。当我问她原因时,她说很多都是来不及,因为第二胎的产程相较于比较短。后来我每次去她都有在提醒我,我想她是怕我最后会在家生产吧。

在十一月产检时,护士检查时问我是否在政府医院生?我说『不是呀!在Pantai Cheras,给Dr Tan 做水中催眠生产。』,护士告诉我医生二月至五月不会接生,因为她要去动手术。我当时其实心凉了一半,蛮失落的。在见医生时她又提起,我直接告诉她难得找到一个医生支持我要的生产方式,现在中途又不能了,有点难过。那时她推荐我Dr Eee,说他比较像她一样能接受生产计划书,叫我不要担心。因为医院里的护士已经非常熟悉催眠生产的程序,还有就是很多催眠生产的孕妇通常都不需要医生在就可以自己生了。

回家时和老公提起,『既然Dr Tan不能接生,又要换别的医生有点不自在,不如这一胎我们还是在家生吧?』老公当下应该有被吓到,问我确定吗?哈哈!后来他还是说服我在医院,至少多一个选择和有在医院生产的经验。

2月20日(38周4天)

今天约了Wai Han,去她家复习。

新年期间提起了怀孕,她问我需要复习吗?可以的话当然最好,怕自己很多东西已经忘了,最重要的是老公!第一胎时因为他的手受伤了,所以很多东西他根本做不到,希望这次他能够参与的更多!

非常开心的能再次和她闲话家常,互相分享一些生产故事及有趣的事。虽然这次选择在医院,Wai Han说至少有Plan B就是准备在家或车里(万一来不及!),然后她提醒我们一些该注意的事项,希望我们在各方面都做好准备,就等宝宝就绪自己选时间出来。距离预产期还有大约10天左右的时间,还记得上一次我们两夫妻是在我怀孕39周时才去上速成班,老公每次都说我是一位不怕迟的人,好像每次都到最后一分钟才来准备。

2月24日(39周1天)

今天只做半天工,然后就拿几天年假,正式开始待产了!希望宝宝能在我预期的日子出来吧!交代完该做的工作就去家婆家接儿子回家,趁宝宝还未出世前,好好享受短暂的空闲陪陪儿子。

2月27日(39周4天)

wedding dinner今天原本打算去上瑜伽课,可是前两天接到电话安排了今天中午去面试,由于时间上有冲突,所以就取消瑜伽了。吃完早餐后老公就载我去面试,然后面试完毕后我们就去one utama走街,想说陪儿子买个礼物和未出世的妹妹做交换,可是没有选到满意的。回到家后就让孩子午睡一会儿,晚上还要出席堂弟的结婚晚宴。婶婶说这女儿出生要多疼点,那么听话的还让我有机会在生之前来出席这场喜宴。

2月29日(39周6天)

昨晚送儿子回家婆家了,因为今天要去产检加上老公做工离不开没办法陪我去,我必须自己一个人开车来Dr Eee的诊所,所以不把孩子带在身边。医生说胎盘已经开始有钙化的现象,希望宝宝在这几天能开始作动,预计体重是3.5公斤。产检完回家休息,老公放工回来后我就提议去Mid Valley代替未出世的妹妹买礼物给哥哥。就这样我们就走走看看走了两个多小时,吃了晚餐才回家。回家后还做些家务,吸尘、洗厕所,就是希望能在这两天启动分娩!

3月1日,星期二(40周~预产期)

肚子还是完全没动静,同事几乎每天都会问我『生了没?』、『还在家啊?』、『宝宝怎么还不出来?』我都会说『不要那么紧张,宝宝会选择她自己要的日子出来的!』

3月2日,星期三(40周1天)

呵呵!很明显宝宝并没有要和爸爸同一天生日啦!没有和老公去庆生,昨晚已经去吃大餐了!今天一整天又是做家务劳动的时候了!

3月3日,星期四(40周2天)

睡醒后,就在想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还没准备好,趁我还能做些东西,我就和老公说,等下给我工具,我要把宝宝的床装好。之前儿子睡时把其中一边的围栏拆了,心想把该做的都一一做完吧!可是到最后还是需要老公帮忙组装,原来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容易。

如果在下周一还没生,就要再去Dr Eee那一边做最后的产检。因为心里有些疑问想再去Dr Tan那里听听她的意见,就这样临时预约了这个来临的周六去她的诊所。在家只能继续做做家务、上网、看看待产包里有没有漏了什么,重新再收拾一遍。等老公放工回来,我们就去夜市走走。就是要一直走就对了!夜市回来后我告诉老公不如明天把儿子接回来吧!虽然已经过了预产期,可是我完全没有去理会宝宝什么时候会到来,反正在家也是闲着。

3月4日,星期五(40周3天)~预兆?

哥哥发烧中午出门去着家婆家的路上时,家婆就发了封短讯给我说儿子病了,半夜突然发烧。我们俩吃完午餐就回去看看,这哥哥是不是知道妹妹要出来了,怎么发烧的这么突然?看到他脸颊好红,无精打采好心疼。一直撒娇非常粘人,原本是打算来载他回家的,和宝贝说等他病好了爸爸妈妈再来载他,他很失望吵着不让我们回家,哄一哄他我们俩就回家了。

晚上10点左右发短讯给瑜伽老师问他明天是否有课,心想这孩子不是真的要我上了瑜伽课后才出来吧!一直和宝宝沟通,明天就是星期六了,可以的话就这两天出来吧!妈妈我不想下一次产检时被医生说服去催生啊!

3月5日,星期六(40周4天)

凌晨4点半起来去厕所,过后就很难入睡。肚子有点不适,迷迷糊糊睡着了。

7点半闹钟响了,预约了早上9点去Dr Tan的诊所。去厕所时还在想,等下见Dr Tan要问什么,会不会也要我催生?

7点45分:上厕所擦拭的时候发现有一些些血丝,看到我久违的落红!终于都来红了!再次确定后就进房间把老公叫醒,告诉他来红了。老公说既然已经来红,那么还需要去见Dr Tan吗?我说既然都已经预约了,去去也无妨,然后我就下楼准备早餐。

9点左右抵达诊所,第一次在周末来,好多人!等了两个小时终于见到Dr Tan了,医生问我还没生喔,距离上一次来这里产检有接近6个星期了,然后告诉她我的顾虑还有顺便和她提起今天早上已经来红了。医生用阴道超声扫描帮我看看子宫颈是否已经开了,她说胎儿头还没完全入盆,可是子宫颈已经软化了。因为不是内检,医生以超声波看说大约开了4cm,她说今天不会生,估计明天或最迟星期一,解释说通常宫缩在晚上才会开始强烈。因为这一次是直接见医生先,完全没有由诊所的护士量血压和做超声波,所以我不知道宝宝的体重大概是多重。

产检完就和老公去吃午餐然后就回家休息。既然医生说不会是今天,我们俩就没有打算那么早去医院了。第一胎时开始落红到生差不多是一天半的时间,人家又说第二胎产程更短更快,所以我有心理准备,想说如果缩短一半大概也要12个小时才会生吧!

中午12点:回到家后老公叫我去睡个午觉补充体力,他担心会像第一胎时那样半夜才开始宫缩导致睡眠不足,然后他就出去拿车去维修。早早就已经和老公说今晚要去吃日本餐!

下午4点多:午睡后,小姑问我怎样了,我和她说还没有规律性宫缩。继续躺在床上滑手机上网,和二姐在聊天,姐姐们都担心我怎么还不用去医院待产,我都说没那么快。等待着宫缩的来临,完全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傍晚6点半:因为是周六,担心塞车,我们就早点出门去吃晚餐。7点左右到达目的地。在享用晚餐这一个多小时里,一边吃着我最爱的日本料理一边感受着宫缩,宫缩来时我会停下来深呼吸,自己按大腿两侧来舒缓。虽然很不舒服,但是还是能承受。我没特意去算宫缩的间隔,大约每15-20分钟有一次吧。

          日本大餐

晚上8点半左右:回家后就在床上休息,这个时候我还没开始数宫缩。

从9点10分开始有在注意时间了,大约10分钟一次,差不多三次。我就和老公说,你可以去楼下把东西收拾一边准备一下。我让老公把热水袋预热来敷背部。我和他说这宫缩感觉就好像很久没来月经,然后下腹部很不舒服。他还问我“So,是经痛吗?”我给他一记白眼,然后有股很想一拳揍他的冲动。

我还躺在床上和小姑互传信息聊天,
小姑:show开始了吗?
我    :开始了,不过没去算。
小姑:现在去医院吗?
我    :没有,看看怎样。
小姑:是不是又在家生?
我    :没有啦,会去医院。不过还早。(还早?早上到现在都已经12小时了!现在想想我还蛮有能耐去承受宫缩)

 

9点37分:这时候我才开始开电话的App来算宫缩。第一次间隔7分钟,到第二次算时4分钟,第三次也是差不多4分钟。宫缩从10分钟、7分钟、4分钟,几乎每痛一次就缩短一点,感觉比想象中快很多!心里面嘀咕我还没洗头呢!飞快的去厕所洗澡。在厕所时,强烈的宫缩来了两次。我就弯下腰双手扶着小凳子深呼吸。刚好老公上来就叫他帮忙再算一次宫缩,突然有一股要push的感觉,心想不是吧,怎么那么快?discharge越来越多。赶快喊老公马上准备去医院!我说我已经有要push的感觉了,宝宝好像要出来了。头发还没搽干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穿衣服就下楼去。喵一喵时钟这时大约是10点。一直和宝宝沟通,请她慢慢出来,让妈妈去医院先!

10点10分:老公让我先上车等,他再把东西搬上车。大约五分钟后就出发去医院。

10点16分:这时我就感觉有股热流,摸一摸我底裤湿了,我和老公说应该是破水了。开灯检查,确定一下是否破水和观察颜色,我叫他给我待产包拿里面的看护垫来铺椅子。在距离家外面的红绿灯老公说忘了拿相机电池,又倒回去家里拿。这样一来一回又五分钟~

这个时间过后我已经不能去想那么多,手一路拉着车的扶手,宫缩来时脚就顶住,好几次不受控制的去push。虽然赶,但是安全还是要顾,老公一路响笛闪灯以最高时速行驶飞车去医院。我就一直的做深呼吸和冥想,还可以很清醒的和老公讲话。

10点35分左右:到达医院,在外面的门口老公要求刚刚停车的印裔车主可不可以把车位让给我们,他说“你可以泊别的地方吗?这个位让给我,我老婆要生了!”重复了两次车主就把车驾走了让位给我们,真的要非常感谢他!

停好车后我还自己开门下车,老公去车尾箱拿东西。这个时候我靠着老公一下,有位路人问为什么不要把车直接驾到里面的门口。因为车已经停好了,还有也不是很远,老公就顺便问他可以帮忙把轮椅推过来吗?

走廊,就在柜台前我和老公说我没关系我可以走,我就这样自己走进去大门,然后警卫就把轮椅推过来。坐上去进到医院里就换了另一位医护人员把我推上一楼,到了柜台护士说要量体重,量了体重后她就问“你是催眠生产对吗?”我没回答只是点个头,因为宫缩又来了,我转身靠着老公肩膀调整呼吸,护士要我自己走去产房,我走没两步就说不能走了。

就这样站着半蹲我站着,然后有一股很强烈的宫缩,我就说不行了baby要出来了,这时我已经感觉宝宝的头在阴道口了,护士马上蹲下去摸,我就这样站着push了一次头就出来了,然后就听到护士一直叫我坐下,我心想怎么坐?过后再一个宫缩宝宝身体也跟着出来。护士就扶着宝宝的头和身体,还没看到宝宝的脸我就听到宝宝的哭声了,往下看着宝宝,她的脸是向上对着我的。

10点45分~宝宝出生了!

护士们就手忙脚乱的拿包巾然后要我坐在轮椅上,我抱着宝宝护士就把我推进产房了。问了哪位是我的妇科医生,过后我就在产房里等。从我们抵达医院到我生产,前后不到十分钟,速度快的有点措手不及。在产房护士就帮忙脱掉我的上衣和宝宝做肌肤接触,就这样坐在轮椅抱着宝宝直到Dr Eee到了我才换去床上躺。

在柜台前坐上轮椅     在产房里     等待医生

躺下后护士要我脱掉底裤,我想脱掉可能很麻烦,护士问我可以剪吗?没办法就让她剪了,就这样报销一件内裤。医生在胎盘出来前说要剪脐带,我说让孩子爸爸剪吧!那时候刚好老公在楼下办理入院手续。医生说胎盘已经在阴道口,他就帮忙拉出来后检查伤口。伤口很轻微,医生建议还是要做缝合。此时护士说要一直按摩子宫,促进子宫收缩,排除恶露。只能形容这产后的痛是会不自觉的流泪和骂人的程度,那个痛是非常不舒服!

护士通知我们刚好儿科医生在,就说让医生检查宝宝,不然要等到第二天早上。在护士还没把宝宝带走前,就让老公帮宝宝剪脐带,我们要求护士把胎盘收好,明天要交给Gift Of Love Placenta Encapsulation Specialist 做胎盘胶囊。就这样在产房待到半夜12点多才进房间,过后护士才推宝宝进来。我在隔天的下午就出院了。

     开眼睛看着爸爸     哥哥和奶奶

老公很遗憾的没拍下宝宝出世的整个过程,当下他是一只手扶住我另一只手赶快拿手机拍的,也很庆幸宝宝没让我们等太久。本来是要在水中生产的!去医院前已经在家里享受了热水澡,再迟一点也许就在家生了!

产后记

3.1kg Baby Ee En胎教真的很重要,从我怀孕后就一直和宝宝说我的生产愿望,告诉宝宝妈妈会用催眠生产的方式把她带到这个世上。

- 我希望宝宝不要太大,3公斤左右就好
- 不要让妈妈痛太久,要用自己的力量出来
- 不要破水先,落红来让我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

宝宝真的都有听到!怀孕后期我有服用VCO,34周后开始喝Raspberry Leaf Tea。对缩短产程绝对有一定的帮助!然后Visualize! 我一直希望宝宝是和胎膜一起出生的,一直祈祷不要破水先!虽然宝宝不是跟着胎膜出生,但是羊胎水是在产前半个小时里破的,离dream birth很近了,无论如何宝宝真的会选她自己要的方式出来!

对我而言,这是一段非常轻松又难忘的生产经历。如果以后有人问起,我会形容那个宫缩的感觉真的是“A very very bad period cramps!”

- Jocelyn Gan (March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