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 Wei 的剖腹后顺产,温柔水中生产故事

我的温柔水中生产故事

在医院工作的关系, 我总认为在医院生孩子是那么地理所当然, 有医护人员的照料和药物的辅助下才会安全。生第一胎的时候, 我吃了全餐:催生,打无痛分娩, 最后紧急剖腹产。麻醉药退去后, 我迷迷糊糊地, 护士把宝宝推到我的身边, 我摸着空空的肚皮, 却没有生孩子的感动。 在相隔8年多我怀了第2胎, 我想尝试自然分娩,于是积极地搜索关于如何成功自然产。 在怀孕第2个月的时候, 我接触到了催眠生产, 真心地觉得这就是我要的生产方式, 是温柔, 被尊重, 美好的。 我联络上了Madam Soo, 一位很资深的催眠生产导师, 只可惜她目前没有授课了。 我们一直保持联络, 她教了我很多东西, 让我有自信可以在无药物下自然分娩。 后来, 在怀孕近7个月的时候, 我和老公决定去上国民老师的催眠分娩的课程。 在5堂课程里, 我们获益良多, 也更有信心了。

2月21日-来红

下午出席了催眠分娩的新年聚会, 晚上特地打扮和老公去提早庆祝生日。是的, 22日是老公的生日, 我们一直开玩笑地说宝宝会不会想和老公同一天生日。在商场里吃了日式大餐后, 我们说好要吃冰淇淋。 忽然间, 双腿间有股热流, 把我的护垫弄湿了。 我停下脚步, 觉得有点不对劲, 那股热流好像不是分泌物。 我顿时在想:“糟了, 不会是破水吧?” 我拉着孩子开始快步走, “我们今天不吃冰淇淋了, 妈咪要生弟弟了。” 就这么巧, 我们刚才买了两张地垫, 可以暂时铺在车里。在回家的路上, 我发现地垫沾有血迹, 原来是来红了不是破水。

由于担心半夜会生小孩, 只好把儿子放在亲戚家安顿好, 我和老公则在家把入院的行李收拾好和等待宫缩。

2月22日-漫长的等待

一整晚辗转难眠, 早上捎了封信息给Kak Yatie, 她建议去医院检查比较好。 CTG显示有宫缩但不规律, 宝宝的心跳良好, 而子宫颈已软化, 但只开了1.5cm, 所以我们决定回家等到有规律宫缩才入院, 让宝宝自己选日子出来。没想到, 这一等竟然要等上一个星期。

在这段漫长的一个星期, 我像往常一样, 听自己喜欢的音乐, 点燃喜欢的香薰, 做瑜伽以及不断地和宝宝沟通, 跟它说我们已经准备好迎接它的到来了, 愿我们都有一个很放松, 温馨和快速的生产过程。 而在这段期间, 我一直有不规律地宫缩, 有时候是10分钟一次, 每次1分钟, 长达一个小时, 当我以为是真的宫缩时,它却渐渐地变弱, 让我开始不再计时了, 免得弄到自己神经兮兮地以为要生了。 这段时间, Madam Soo 一直教我怎么应变, 国民老师也打电话问候给予鼓励。

2月29日- D-DAY

凌晨4点多, 我被一阵宫缩给弄醒了。 有过多次的假宫缩经验, 我不以为意地继续睡觉。 5点多的时候, 发现宫缩愈来愈强烈, 开始计时算宫缩, 结果是5分钟一次, 每次1分钟, 已经持续一个小时了。 我默不作声, 决定先洗个热水澡, 然后收拾待产包。 6点多的时候就叫醒老公, 告诉他应该是真的了,在7点前出发到医院去。 一路上通畅无阻, 还看到漂亮的朵朵云层, 我和老公都笑说孩子是不是要4年庆祝一次生日了呢?

宫缩每5分钟一次, 还可以笑对镜头在医院附近吃得饱饱才去产房检查, CTG显示有5分钟一次的规律宫缩,而当时的宫缩像是经痛的感觉。 医生说子宫颈开了3cm, 本来我是可以回家等强烈宫缩才入院的,但基于我有剖腹产前科, 他建议我马上入院比较谨慎。我们讨论了一会儿, 决定一个小时后做CTG再看看。 在医院的小小空间爬了楼梯和走动后, 回去检查发现依然是5分钟宫缩一次, 而且宝宝的心跳一直偏高, 所以在早上11点入院了。

我的“工具”由于暂时没单人房, 所以我们住了双人房。 期间, 我频密喝水和排尿, 依然可以吃饭, 依然穿着自己的衣服随意走动, 没有约束。 宫缩渐渐变得强烈, 但还是可以应付得来。 我庆幸自己带了暖暖包, 贴在背后的确舒适多了。 当宫缩来时, 我就以宫缩呼吸法和冥想来应对, 老公也帮我做light touch massage (但在强烈宫缩时就用不上了)。

下午3点, 我走去产房做CTG检查, 宫缩已经是3-4分钟一次, 而且愈来愈强烈。 宝宝在期间一直在睡觉, 护士只好用震动器隔着肚皮把它弄醒。 为了加快产程, 我们去了医院附近散步, 当宫缩来时就停下来深呼吸, 就这样慢慢地走了一个小时。 后来我们成功换去了单人房, 我马上去洗了个热水澡来让自己舒服一点。 当宫缩开始2分钟一次的时候, 我开始冥想自己坐上热气球, 飘到云端接我的宝宝。 每次的宫缩让我觉得盘骨快散开了, 老公一直在身边帮我做hip massage 和 counterpressure massage, 也一直拥抱我让我觉得安心。

晚上7点CTG检查中, 宫缩2-3分钟一次, 还是可以笑, 9点过后就笑不出了。晚上7点和9点, 我们都自己走去产房做CTG检查。每次躺着做CTG的时候, 我都会在宫缩之间睡着, 因为实在太累了。 在病房里我总是躺不下来, 站着双手按着墙壁是我觉得比较舒服一点的姿势。

9点半要走回病房的时候, 宫缩差不多1分钟一次, 步步艰辛。 结果走到一半又折返回产房, 因为不想来回走动了, 只想留在产房里。 晚上10点再做一次CTG, 也做了内检 (生产这天做了6次CTG检查, 内检一共3次), 发现已经6cm了。 我继续在产房里走动, 一直冥想和深呼吸, 觉得越来越接近生产了。

准备水池中     我的water pool

接近晚上10点半, 我觉得宫缩开始难以忍受了, 想要下水舒缓宫缩。 护士说可以, 但怕在水里会让产程变慢, 所以提醒我如果宫缩变弱了就要出来了。 脱下外衣进入温暖的水池里, 真的舒服很多了, 我闭上眼睛感受每一次的宫缩。 老公也帮忙把水泼到我的肚子和背部让我舒服一些。

     

大概过了15- 20分钟, 我觉得有想要push的感觉, 呼吸也变得急促。 护士来帮我内检, 发现我已经开了10cm了, 进入水池后从6cm到10cm 整个过程竟然不到20分钟, 也未免太快了。 护士马上要我换成蹲的姿势和用J- breathing。 产房里顿时进入一个备战的状态。 一个护士在调水温和提醒我要怎么呼吸; 另一个护士在昏暗的产房里用手电筒看进度和准备冰水; 老公则抱着我, 在宫缩之间不停地给我灌冰水。

怀胎10月终于见面了我想我在一开始宫缩到真正生产前都做得不错,呼吸都控制得好, 足以应付宫缩。 就是在生的时候变得紧张了, 心里觉得有点害怕不安, 所以呼吸控制得不好。 当感觉到宝宝要出来的时候, 那股冲力很大, 全部人叫我放松不要push, 我却控制不了地用力, 只想快快结束这一切, 甚至在强烈宫缩时抓伤和咬了老公。 每次老公都会抱着我, 要我放松不要用力推宝宝出来, 这点让我很感动, 觉得我们一起把孩子生出来了。 几次不受控制的用力后, 水里有点血丝, 羊水也在水中自然地释放了。 于是我换了坐姿看看会不会减低那冲力避免更多撕裂伤。这时, 孩子的头出来了, 头发在水里漂浮着。 我忽然间振奋起来, 开始控制自己的呼吸。 很快地, 在下一个宫缩孩子就滑出来了, 护士接住后马上放到我的身上。 是啊, 连医生都来不及赶到, 从进入水池到生产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在脐带的脉搏停止后, 由老公亲自剪断, 孩子正式变成地球人。

3.2公斤的弟弟出来了看看时钟, 发现距离还有30分钟就到3月1日了。 宝宝自己选择在2月29日这特别的一天出生。 不久后医生来了, 检查后只有很轻微的伤口, 但还是建议我缝了比较好。 伤口处理好后, 孩子就放在我的身上, 产房里只剩下我, 老公和宝宝, 做skin to skin contact。 我也在第一时间哺乳, 看着他吸允母乳的样子,觉得满满的感动, 眼泪盈眶。

skin to skin contact     产台上哺乳

感谢老公在我身边一直陪伴着, 提醒我要放松, 在生产的时候, 我们紧紧相拥, 一起看着孩子的出生, 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次的温柔生产的美好。

-- Kit Wei (Feb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