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ize birth story

做好充分的准备
Charlize迎来了美好分娩

关键词:自然分娩、无侧切、无用药

第一胎时,有听过hynobirthing,但没认真去了解。所以第一胎时就这样blur blur的跑去生了,虽然是坚持自然产及不打无痛分娩针,但还是有注射了一支麻醉针,也有侧剪,也不幸的产后第六天,经历了infection 和血崩。

第二胎时,在怀孕第33周时,无意间发现Au Yong San San 的温柔分娩分享会,就想说去了解一下,就这样了解了并决定要去上这个课,而且,这次分娩一定要用这个方式。

宝宝跟第一胎是一样,33周时头还没转下去,本来想如果真的没转下去,就让医生帮忙转(就像第一胎)。但上了课后,San San 教我如何跟宝宝沟通,如何做birth visualisation, 再加上all four/polar bear position. 宝宝顺利在第36个星期转头下去了。

第37周产检时,医生说开了3cm,38周时也来红了,但因为我本身很多东西包括工作上很多事情都还没交代及准备好,那时就一直跟宝宝沟通,叫宝宝等我,不要那么快出来?

过后,在第38周尾我准备好时,叫宝宝可以出来啦,妈妈准备好啦,但这时宝宝就突然没有消息,没任何动静?。医生就说,如果到due date 的前两天产检时还没动静,就要考虑induce 了。我不想induce,所以就开始不断地和宝宝沟通,告诉他是时候出来见爸爸妈妈咯!我也用了natural induce的方式,帮助宝宝快点出来。

终于,在4/7 凌晨四点开始宫缩,一开始我还不确定是不是宫缩,还以为是绞肚子而已,还去了厕所蹲。但过后每半个小时一次的微痛,我知道宝宝给signal了。我就开始收拾东西,在7点时叫醒了老公,八点出门,安顿好了我的大宝在sister in law 家后,就往医院去检查。

其实我会那么快去医院,是想确定是宫缩后,快快做COVID test, 避免宝宝出生时,result 来不及出,没得skin to skin.

9am – 到产房检验后,确定开了5cm, 是中微宫缩。但我不想待在产房等候,怕有太多介入,就跟医生要求做了COVID test 后,回家等候。虽然起初midwife不太愿意让我回家,毕竟我是第二胎,有可能我会很快生,怕我赶不及回来医院。但最后医生还是批准了,她们就交代我如开始有强烈宫缩或没5分钟一次宫缩时,就要立刻赶来医院。

10am- 做COVID TEST后就买了食物回家,打算喂饱自己,再冲个凉,好好等宝宝出来。这次的我显然比较淡定了,因为我上课后,懂得整个流程,和我要的birth plan.

1pm-医院打来说COVID test 通过了,安全了。我也吃饱,冲了凉,打算休息等待宝宝。这时还是每半个小时微痛。所以也没太大问题。

2pm-宝宝还是没动静,我就一边休息,一边听rainbow relaxation, 还睡着了。

3pm-宝宝还是没动静,应该他也太relax, 睡着了,因为宫缩从2pm 开始,就好像停了。我开始想这么迟了,不想拖到明天,就开始跟宝宝沟通,叫他今天一定要出来了。我先生也叫我起来走动,我就开始跳起之前每天都跳的产前舞,想想可以唤醒宝宝? 宝宝也应该听到我的呼叫,宫缩来回,但还是每半个小时微痛

4.30pm-宫缩突然开始强烈一些,开始每15分钟来一次。

4.45pm-宫缩开始每5-6分钟一次了。我开始使用呼吸法,所以那个痛比起第一胎,我觉得舒服很多。

5pm-确定是5-1-1后,我也开始准备去医院。

6pm-到达医院,我没太装饰产房,就只是带了laptop和birth ball,开始摆阵听birth affirmation?

6.30pm- 宫缩开始比较强烈,医生进来看我,就告诉我,因为开始宫缩到现在已经很长时间,如果还没开到7-8cm,就建议刺破羊水,我当然不愿意咯!她就说没关系,先内检,幸亏这时已开了8-9cm了。

所以医生就说好的,但如果8.30pm还没破羊水或没生,就要再看如何,也许要介入了。我就说再看吧!为了不让医生介入,我再次跟宝宝沟通,告诉他我们一定要在8.30pm前完成这任务,让我和他都可以以最自然温柔的方式分娩。

7pm-宫缩越来越强烈,间隔也越来越频密。我告诉自己一定不要乱,继续使用calm breathing 和 surge breathing, 这两个呼吸法真的减轻很多我的不舒服与痛楚。老公也很配合,坐在我背后,让我躺在他身上,也不断地给我鼓励加油,帮我按摩舒缓,拿水让我喝。

过后,我也不知道几点了。到我受不了时,我叫midwife进来,看是不是10cm了,可以生了。

Midwife一检查就说开完了,如果有那种要上厕所的感觉,就可以push了。那时的我痛得我blue blur了,还继续用20-20呼吸法。但一下子后,我就想我怎么那么笨,全开了应该用j breathing,我立刻叫midwife进来,开始摆好之前的所要的 birth position,说我要生了,不能顶了。

医生也到了,我使用着j breathing(之前上厕所大号时,不断的练习的呼吸法)。医生就说你就用你要的方式吧,平时我们会教病人如何push,要用什么position,但既然你是Hypnobirthing,你就go on你的方式吧。

其实当时我觉得很好笑,因为医生,midwife,护士也不懂如何协助我,因为我是Hypnobirthing 的,她们就只站在我床前面看着我?

在老公的不断鼓励下,我用j breathing 帮助宝宝出来,其实当时真的很痛,但比起第一胎,这一胎的确自信,知道宝宝一下子就会出来了。

虽然我也不懂我的就j breathing做得对还是不对,我就告诉自己加油,一定能的。在j breathing 下,我可以感觉宝宝在一步步出着来。医生也跟我说对了,就是用妳用着的方式“push”吧!首先我感觉到有一股液体放了出来,当时我还在想是不是我漏屎了? 。

很快的我感觉宝宝的的头出来了,过后就是身体,脚跟着出来,羊胎水也像开香槟一样,Pop的一声,破了,我老公说幸亏医生闪得快,不然一定会喷到她的脸?

接着,宝宝就一声洪亮的哭声,就顺利在8.30pm前来到世界了!医生也直接抱过来让我skin to skin,第一胎我是没这个机会的。爸爸也在这一次有机会剪脐带。虽然cord delayed 不会很久,大概60秒而已,但也因为Hypnobirthing 所学的,我们有机会跟医生讨论商量我们的birth preference, 可以要求我们觉得对与好的preferences, 而不是糊里糊涂的生了?

本来不是很prefer Hypnobirthing的医生也在产后告诉我老公,她很佩服我的毅力,可以完全使用Hypnobirthing 来生产。

就这样我生了,虽然过程不会说是完全不痛,还是会痛的,尤其在宝宝要出来时,但呼吸法真的帮了我很多很多,减轻了很多痛楚。而且这胎我并没有侧剪,只是first degree撕裂,所以很快的几天就复原了,下体真的完全没有不舒服。

而且因为是Hypnobirthing, 那过程是清晰的,是自信的,是知道自己要什么的。我真的很开心可以在临产的前两个月接触Hypnobirthing, 也很感谢导师Au Yong San San耐心的教导及随时解答我的疑问,甚至产前给我的鼓励,让我可以顺利温柔地分娩,感恩??❤️

【导师手记】

课前,Charlize和我回顾了上一次的分娩经验。我请她放下过往,这一次会更好的。

在上课的过程中,她很积极地准备,也经常在课后和我做一些咨询讨论。一来一往中,我看见她对这次的分娩,有了非常具体的想法。

她的子宫颈在37周开了3cm,她知道,并未正式进入产程,于是一边为日常忙碌,一边稳定耐心地和宝宝沟通、等待。

终于,她迎来了宝宝诞生的那一天。

“不简单,但我办到了✌?”,她告诉我。

我想起她在第四堂课的催眠放松练习中,因预见了分娩的美好场景,留下了幸福的泪水,再看看她分娩后的状态,我知道,她这次真的拥抱了一个美好的分娩体验。

真的为她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