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t Shien birth story

吃了全餐 分娩依然温柔

关键词:剖腹产、政府医院

我是一个很随遇而安的人,相信既来之,则安之。

怀孕二胎5个月的时候,还是一样每天忙于公事私事,也没有真正自己的私人时间,直到有一天,我去美容院洗脸,一个人躺在床上,我开始感觉呼吸困难,整个脑海里对生产的恐惧排山倒海而来,那时就觉得我需要想办法改变这个负面印象。

回到家,跟先生说起这个恐惧,很庆幸的,先生完全明白。毕竟生第一胎的时候,他全程陪伴。这一次虽然我还是决定在半政府医院生产(疫情关系先生没得陪产),可是我还是开始做功课了。我第一次咨询姗姗老师的时候,就是问,我在半政府医院生产,请问温柔分娩课程可以帮到我吗?姗姗老师的回答是,当然有啊,你多两个星期来听我们的分享会,再了解一下温柔分娩是什么才决定。当然之后我就报名啦。

第一堂课程,第一个章节,讲的就是荷尔蒙对生产的影响,我发现老师讲解的负面的循环,跟我第一胎的经验一模一样,那时就知道我来对了,我只需要调整心态,就可以减轻我的恐惧。

我的生产故事,不算成功,可是我对这个结果已经非常满意了,毕竟人算不如天算,我也非常感恩温柔分娩课程的分享。

最后一次产检的时候,医生安排了40周催生,原因是宝宝可能很大,然后也方便医院在疫情时期安排病床,我欣然同意了,因为我的直觉是,宝宝会提前发动,不会等到催生那一天。

39周2天晚上,先生跟宝宝说,过了今天就是牛宝宝了,你随时可以出来了。结果39周3天早上,感觉肚子酸酸的,可是没有到宫缩的疼痛,就如常上班。11时左右开始感觉宫缩,就交接了工作,驾车回家。回到家里的停车场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力气下车自己走进电梯了,就打电话叫先生回家,我们都觉得,是今天了。

回到家里,我就躺床。我知道走动有利于生产,可是我走不动了,只可以摊在床上记录宫缩,连手机也没有心情玩了。然后痛一下,不小心睡着几分钟,然后再痛醒,直到1时左右,宫缩已经不是我可以忍受的程度,我就去洗了热水澡,用热水冲肚子(感觉真的好很多),然后就准备出门。间中还让先生收拾待产包(煮热水,装内衣这些最后一分钟才可以做的东西),就带着热水袋敷肚子,出门载大宝。(不顺路,可是我要让大宝知道,我进医院了,我们一起期待宝宝出生)

下午3时到了医院,先生送我到医院门口,然后他去停车&登记的时候,警卫先生帮忙送我到生产病房,装了ctg,看到宫缩很强烈,驻院医生就来问,我可以内检吗?那时我就感觉很不错,医生不是一来到就‘我一定要内检’,而是观察宫缩之后来拿permission才内检。那时开了6指,就把我转进产房了。

下午4时进了产房, 宫缩一直都很强烈,医生还说,子宫颈很软,宫缩很强,条件很好,跟实习医生打赌一餐pizza,讲我今晚一定生得出来,听到这个其实我是暗暗开心的。因为是半政府医院的关系,产房里什么都不能带,连手机也不可以带。床旁边就是一间超大厕所,可是没有得shower,床对面就是一个时钟,肯定不会miss 掉的时间。无聊&宫缩的疼痛之下,我可以做的,就是课上教的数拍子呼吸。4-8,20-20 轮流数,到内检的时候就哼歌。这个呼吸法对帮助舒缓疼痛,很有效。

7点就开9指了,医生说还摸到羊膜。到生产的时刻,有3位医生在,叫我跟着宫缩push,我试了J-breathing几次,宝宝没有出来,直到我忍不住,放弃J-breathing,跟着普通push,宝宝还是没有出来,然后宝宝的心跳就下降了,医生就决定,要转开刀了。

去着手术室的路程很长,间中还宫缩了几次,每一次都很辛苦的在忍不要push。7点半到了手术室,打了半身麻醉针,然后我就累到睡着了,手术到10点左右,我醒来,问了护士,医生还在缝针,到10点多才结束,之后就清醒着推回产房,半路见了先生和大宝,他们也先去看了宝宝才回家。

第二天早上医生过来告诉我,是宝宝的头的方向不对所以自然生不出来,就是宝宝不在最佳胎位,然后子宫有不明原因破裂,所以手术时间比普通剖腹产长很多。

我就这样吃全餐了。不是我最理想的生产计划,可是自身安全还是凌驾于理想的。我很感谢自己当时的决定,参加了温柔分娩的课程,让我的宫缩到10指的过程非常顺利,也没有真正累到自己。这样已经吃全餐最大的安慰。

【导师手记】

奕娴在月子期间,给我发来了她的birth story。
“谢谢你记得”,我说。
“因为觉得需要让大家知道,在政府医院生产虽然条件不可以完全跟足hypnobirthing requirement,可是还是有非常大的帮助”,她说。

然后,我又想起了她生产那天。

一大早,她给我发来了短信,说生了,吃了全餐。
“虽然吃全餐,可是整个过程没有太辛苦,也算是满足了我上课的初衷。”

细聊之下,才发现过程挺戏剧化的。
她的子宫颈开得很快,一切都很顺利,但在最后阶段,因宝宝胎位不正,转成了剖腹产。
“在10cm之前,每个人都以为我会很快生,因为开得很快,我状况也很好,子宫颈也很软”,她说。

其实,我最关注的是她的状态,在整个过程中,她感觉怎样?最后突然转为剖腹产,她有什么感觉呢?
交谈中,感觉她平和地接受了分娩方式的转换,我也放下了心。
“我庆幸那个10cm 过程比之前轻松很多,不然这样吃全餐应该累死了”。

有时候就是这样,计划赶不上变化,但做好了准备,就能更好地做出调整。
奕娴说,她的生产经验不算成功;但我想说,生产本来就没有成不成功的说法呀;虽然不是原想的那个方式,但宝宝顺利诞生,而且过程温柔平静,妈妈感受ok,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