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le birth story

“妈咪雷达”全启动的Michelle知道
宝宝什么时候来

关键词:妈妈的直觉、妊娠糖尿、自然产、无会阴侧切

要数第一次的雀跃和悸动,是从照片上那一颗小点和听到心跳声开始。

有时我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那么无感,直到确诊了妊娠糖尿以后,才发现与肚子里的小人儿已经有了羁绊。

我一直坚信生产是自然的,会痛是理所当然的,未曾想过人为的干预会导致女人在迎接新生命到来时落下任何阴霾。

由于是第一胎,对于怀孕和生产,再加上高龄和妊娠糖尿病,孕早期我总是战战兢兢的,不安的情绪也不断蔓延。我咨询了不同的医生,查看了各种资料,还是发现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妊娠糖尿的情况还不算太糟糕,所以早期只需要通过饮食控制维持血糖值,直到33周失守后才开始药物的介入。开始用药以后,不同的医生都说38周要催生了。

这一切打乱了我的计划。虽然38周已经足月,但在怀孕期间,直觉告诉我小人儿会在11或12号(39周)出来,而38周整整提前了一个星期,是不是意味着我很有可能催生失败需要剖腹?我很坚定自己不想剖腹,再加上接触了温柔分娩,我确信我可以自然产。不管情况如何,我不断地告诉自己要顺产,每一天都与小人儿对话,为顺产一起努力。

每次产检,我都会谢谢他长得刚刚好,维持这样的成长规律就很棒。一次又一次地过关斩将,在我心里燃起了希望,让我更坚定自己的信念,自己的直觉。

我觉得肚子里的小人儿会像初升的旭日,而他一定也很喜欢早晨的阳光。直觉告诉我,他会是一个诞生于早晨的宝宝,并想象着他会迎接晨曦出生。

37周产检时,医生跟我们安排入院事宜。我说产检的结果良好,我希望再等一等,并依照自己的直觉告诉医生10号入院催生。这时发生了让我更为激动的事情,我听到肚子里传来“啵啵”两声。我听过两次,确定了不是我肠胃蠕动发出的怪声以后,我问遍身边的妈妈朋友,上网翻遍资料,宝宝还在肚子里会发出声音吗?直到小人儿出生以后我听到一模一样的声音,更加确定那是当时小人儿从肚子里传来的信息,仿佛在给我加油打气。

日子渐近,我能够感觉到小人儿也慢慢往下推进,我们都在为分娩的到来做最后的准备。催生前一天,我完成了所有交接工作以后,宫缩开始了。

入院当晚内检时,子宫颈已经开了一公分,我觉得时间应该刚刚好,不然催生成功的几率或许也比较低。

养精蓄锐了一晚,早上七点内检才开了一点五公分。八点的时候“啵”一声,羊水穿了,子宫颈也才开了三公分。医生说,这样看来应该要下午三四点才会全开。这个时候宫缩更频繁了,神队友使用指尖轻抚,而我保持着calm breathing,成功抵住了护士严禁我排便的命令。随着宫缩在一波一浪中推移,我真的撑不住说我要便便了!结果……
十点-五公分
十一点-八公分
十一点一刻-全开
一切来得太突然,我都还来不及清理膀胱。得到了放行的指示,我开始转用J-breathing,该出来的不该出来的都管不了了。我们一起努力了44分钟,小人儿成功抓住晨光的尾巴来到这个世界。回想起来,我还真的因祸得福。28周的时候因为右臀部肌肉发炎紧急入院。作为复健的一环,我做运动做得更勤快了,基本上除了每天的瑜伽,一个星期还会游泳三至四次,有时候瑜伽当热身后就游泳,直到36周政府重启CMCO没办法游泳了,在神队友的严密监督下干脆把坐瑜伽球的活动融到了看电视吃饭什么的,甚至还把瑜伽球搬到了产房。

我深深感慨我的分娩过程是顺利的,是美好的;没有撕心裂肺的呐喊,没有痛不欲生的挣扎。从容之中我一直坚信着自己所想的,小人儿跟妈妈一起准备、一起努力迎接晨光,喜悦当中残留在身体的只有轻微撕裂的痛,没有侧切,伤口不到两个月已经痊愈。

虽然好事多磨,但我还是觉得整个孕期都被眷顾着。我相信肚子里的小人儿能够通过理想的方式诞生,因而相信自己跟宝宝能够一起达成所想所愿,完成这一次的使命。

【导师手记】

记得上课时,Michelle总是从容自若的。

在谈及妊娠糖尿的情况时,从容间,我还感受到她的自信与乐观。

这是身为母亲,非常自然的状态,同时也是十分可贵的。

她的神队友Leonard也是,上课时总有满满的笑容和各种贴心的小举动。zoom上课时,他们的框框永远都是亮闪闪的,各种甜蜜幸福。

我们常说,分娩是女性的本能,带着觉知去感受,相信自己的直觉,就会知道该怎么做。

在他们身上,我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一点。

加上美好的夫妻互动、对自己的信任、和宝宝之间的紧密联结,真是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