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qiu birth story

6小时完成分娩的婉秋说
follow the heart最重要

关键词:跟着感觉走、6小时分娩、催生、无用药、无侧切

一开始报名上姗姗的Hynobirthing 温柔生产产前预备课,其实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理解这门即陌生又有趣的课题『怀孕及生产』。而决定参加这温柔生产课程绝对是明智的决定,因为它让我拥有了这些知识、生产方法、案例还有方案,从而让我们夫妻两对生产改变了原本刻板的印象。原来,生孩子没有想象中可怕。

至于我的生产故事,确实有别于一般温柔生产体验。我本身是属于较为焦虑的个体,整个怀孕过程都是紧张兮兮的,再加上现在疫情突袭,更让我担心我是否能够安全的把宝宝生下来。但上了 Hypnobirthing 课程后,我知道我必须,也可以用一颗平静喜悦的心去坦然面对。我,坚信可以以一个美好的生产体验,安全地把我的宝宝带到这世界上。原先在

38周足月后,医生检测到了 Contraction,就进行了内检及CTG, 当时已经开了一指并有Contraction,医生告知,可以是几天内生产,也可以是一两星期的事情。怎么知,宝宝真的还没准备看世界,一等,就是到了39周3天,而妈妈却每天都数着想说宝宝明天就来。本来想让宝宝Ready 好自己出来,但是最后还是没办法阻挡多虑的个性,再加上宝宝的movements 变少许多,所以和老公商量后,决定进行催生,并在有安排的情况下,去迎接我们的孩子。

当天,夫妻俩是用着浩浩荡荡的心情去生产。吃了顿美好的早餐、安排进院、检测,全程我们都是有说有笑,并带着愉悦的心情期待着等待已久的 『宫缩』。用迎接二字绝对没有错,因为我们知道越强烈的宫缩,代表我们即将要见到这小小人。

『做让自己觉得安心喜悦的事』 :一直记得姗姗说过 – 温柔生产不是逼着让你使用所有的温柔生产技术或是非得像上课学到的、看到的一样,而是学习用一颗平静温柔喜悦的心去面对生产。我们很开心因为我们都做到了。

5 小时的宫缩,从一指到三指,并等待宫缩最高峰的时期,全程都是听着喜欢的轻音乐,在那半暗的状况里,做着很有效的Calm Breathing。虽然有宫缩的疼痛,但是在用对了呼吸方法和联想,缓和了这一切的感觉。然后医生再来做了第二次内检,很高兴地说已经开了三指,可以刺穿羊水并打点滴。

他本想多四小时再回来看我并接生,殊不知在不出 45分钟内,发生了一连串连我都来不及反应的过程。45 分钟内,从三指到五指,五指到八指,我只知道我超级无敌有想排便的感觉(这是最关键宝宝要出来的感觉)。我不断和护士小姐说,快出来了快出来了,老公在旁边紧握我的手,做了领导的角色,让我跟随他的指令作呼吸的调整(此刻已经脑袋掏空),最后八指到全开,也用不上5-10分钟,医生到了,马上引导我,做了3个 J-Breathing (医学里所谓的 PUSH) 安全的把宝宝还有胎盘 etc 都生了出来!

宝宝是真的迫不及待要见到我们!

整个过程,可以说是很 blessed、很快速、很顺畅、很简洁,没有嘶吼、没有爆哭,一生完还很精神地和医生聊天,谈着撕裂的部位及进行缝针。没有侧切,3/4天已经可以轻松的走动,伤口也在4星期内90% 痊愈了。

这是我最想要的,自然分娩,让宝宝经过产道出生,也让我在身心灵上都依然很精神,很positive。很庆幸我最后也选到了一位很支持温柔生产的医生,他从容并很有经验的引领我,更让我在不害怕的情况下,完成了使命,更棒的是,他和我 walked through 了 Birth Plan,作出建议,让我更安心,更从容地去迎接生产。

总结来说,这次的生产体验,让我更期待下一胎的来临。

【导师手记】

宝宝出生的那个早上,婉秋发来了一张小宝贝的照片,写着“Hahahaha 大家好!”。

哇!她生了。

“到最后我选择去催生,他前一天 movements became lesser,即担心又焦虑,就不理了 follow the heart lo hahhah!”她说。

好爽朗好直接,真的很她。

再看她传来的Birth Story写着“当天,夫妻俩是用着浩浩荡荡的心情去生产”,我忍不住想象那个画面,笑了。

经常有妈妈问我:我怎样知道我要生了?当然,我会教她计算宫缩等等的方式(此处省略500字),最后,我总会说:到时你会知道的。

是的,跟着感觉走!就像婉秋一样~

听起来很玄乎,要不是亲身经历过,我大概也会觉得难以想象,可事实就是如此,很神奇。

说到底,HypnoBirthing温柔分娩课上所有的内容和准备,就是要为孕妈妈做好这件事——抛开杂念和一切干扰,带着对身体和自我的觉知去生孩子;因为,这感觉真的很棒!